“一切不復存在”,是在這次回顧展中,為這兩部看似無關的短片所下的標題。
 
《天橋不見了》片長僅22分鐘,若以影片中的文本指涉,理應與《你那邊幾點》或是《天邊一朵雲》一同放映,不過考量了影片放映時間可能會過長,於是我們選擇導演在拍完《你那邊幾點》後所拍攝的《與神對話》(2001年),兩部影片一同放映。
 
若從這兩部短片中,探討蔡明亮電影中的建築 / 物件與人的關係,是相當有趣的;《天橋不見了》中那座小康賣錶的天橋不見了,影片中卻只有莽撞過馬路的湘琪跟陸奕靜發現,被警察攔下後辯稱「我只會直直地過,是天橋不見了,不是我的錯」,連接兩地的天橋不見了,或許也暗示著斷了聯繫 / 溝通,而在這座快速流動的大城市裡,缺乏溝通的事實卻被視而不見。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《與神對話》則是部實驗性濃厚的紀錄短片,一開始的插卡字幕,便向觀眾說明本想拍攝一名乩童但未果的過程;將這部片分為兩部分:動與不動,動的是指神明廟會的慶典、電子花車上的舞孃、求神問卜、乩童起乩,這些都是我們能夠聯想”與神對話”的方法;然而後半段的死魚屍體、空蕩的地下道、一明一滅的行人號誌燈,靜止死灰的空鏡頭,卻是另一種被遺棄的意象,或許如同導演所說:「因為拍不到”真實”,所以通通拿掉了」。而用來填補影片的,是一些實際存在但被忽略的真實狀態。原來,被遺棄的,是記錄過程的虛假;被忽視的,是人們未曾留意,那些死魚攤現的河岸、空寂的地下道……
 
早期電視劇《給我一個家》中,蔡明亮描述了人對家(建築)的嚮往與追求,然而在這十多年的影像創作裡,出現在電影中的建築,總是一種未完成,或是遭受遺棄的狀態,像是《青少年哪吒》、《愛情萬歲》中永遠在施工、不停挖掘的城市,《洞》那棟因疫疾感染而被隔離的迷宮公寓、《不散》裡即將關閉的福和戲院,甚至是新作《黑眼圈》,一攤黑水流動的廢棄大廈,對於電影中被遺棄的物件,不論是消失的天橋、廢棄的大樓,蔡明亮都讓他的演員成為建築的「依附者」,他們不離不棄,繼續在這些殘破的建物中生活著,建築,不再是單純的表面,它成為劇中人延展慾望及幻念的場域。
 
然而,消失的天橋何處尋?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otionpicture 的頭像
motionpicture

殘酷的掌控。浪漫的無政府主義。法斯賓達

motionpictu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櫻桃小嫚
  • 天橋何處尋

    記得2002年天橋不見上映時,我興沖沖和同學買了套票準備要去看,還將附贈明信片請蔡導簽名,結果因為SARS根本沒看,成成了沒有電影記憶的天橋。

    一直想看此片,但是沒機會,想知道天橋不見了和你那邊幾點的關連性,結果得到訊息太晚,今天看到破報才發現已經演過了,不過光看到部落格貼的劇照,心中猛然一驚那是2002年的台北三越嗎?為什麼才短短五年建築改變,連人穿著的樣子都看起來好陌生,這是五年前的台北嗎?台北和台北人都變得好多,只有電影膠捲記錄下來2002年的台北,但是影片中的天橋只出現在你那邊幾點,就是小康和琪琪初見面的天橋!
  • motionpicture
  • 今天的座談會現場,導演也談到了這部短片(也是聽導演說才知道當年SARS的另外一種威力),或許是因為<天橋不見了>影片長度短,所以這部片是我看過最多次的蔡明亮作品,對我而言,<天橋不見了>夾在沉重的<你那邊幾點>以及殘酷的<天邊一朵雲>之間.這部22分鐘的短片,就像是意涵深厚卻詼諧的小品,尤其是影片最後崔萍所唱的"南屏晚鐘"(注意到她唱的是"宗"唷),兩朵雲飄零不相遇,清澈地讓人漾起微笑 ; 錯過這兩部片,好可惜呢~ 可能也沒什麼機會再重映~不過最近發現有蠻多學校都在辦蔡明亮回顧展的~像是新竹教育大學.清華大學.交通大學等等,如果有機會而且距離近的話,可以去參加回顧展的活動唷! 謝謝你的分享~ 小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