座談時間  3/12 (一) 19:00 - 21:00
地點 : 教學研究大樓10F演講廳


  
    
流浪漢小康在吉隆坡街頭閒逛,被幾名騙子洗劫他們發現他身無分文,沒有身分證,甚至言語不通,便將他痛毆一頓。重傷的小康被一群外勞救起帶回宿舍療養,其中一名叫拉旺的,他在街上撿到一張舊床褥,他讓小康睡進他的蚊帳   雖然這麼破舊  雖然那麼陌生

茶室的女傭琪琪也在照顧著另外一個身體;長期躺在病床上老闆娘的植物人兒子。琪琪多麼希望趕快脫離這樣的生活。當她在街上遇到了小康,她身體的野性和慾望被他挑撥,她多麼渴望跟他在一起,這才開始發現自己沒有太多的行動自由,而且也找不到一個可以睡在一起的地方。

同時,突如其來的煙霾開始侵襲這個溼熱、充滿汗臭、流竄著各種膚色人種的城市,而這些情慾男女和一張破舊的床褥,在濃烈的煙霧裡糾纏、迷失,同時相濡以沫…… 
( 影片介紹引用自《黑眼圈》官方部落格 )

導演的話…

        這是我第一次回到我的家鄉馬來西亞拍攝電影,我們在吉隆坡的市區裡很有歷史性的半山芭監獄(Pudu Jali)旁找到一個很特別的場景,那是一座巨大的廢棄工地大樓。90年代初大馬因應經濟發展政策,輸入大量外勞、興建各種大樓,其中包括了當時標榜世界最高的雙峰塔,90年代末又因亞洲金融風暴導致許多建築無法完成,而那些來自其他貧窮國家的外勞,一瞬間進退維谷,大部分變成了藏匿、流竄、沒有身分的非法苦力。而這棟在半山芭監獄旁邊廢棄的龐然怪物,就是當年遺留下來。我們走進去,赫然發現整座水泥工程的內部氣勢雄偉得像一座後現代的歌劇院,斑駁的水泥中庭,赫然出現一面黑色的湖水,深不可測(應該是經年累月的雨水,或水災未排去的積水)。我的腦海裡閃過莫札特的《魔笛》,那些追逐著愛情的英雄公主,或興風作浪的神仙妖魔,將可在此時此地,找到他們的新舞台,一座真正的水泥森林…….對著那面巨大的湖水,我同時又想起中國詩人北島的詩:
 
走吧
我們沒有失去記憶
我們去尋找生命的湖

      電影開拍前,我遇到一名年輕的相命師,他認出我是一位導演,但並不知道我要拍什麼,他竟然告訴我,在你的新片裡,將會有一片黑色的水,那是一個很深很深的記憶,當你找到它的時候,你的電影就完成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otionpicture 的頭像
motionpicture

殘酷的掌控。浪漫的無政府主義。法斯賓達

motionpictu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