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映時間  3/9 (五) 18:30 - 20:30
* 知名影評人聞天祥老師 映後座談



《不散》(Goodbye, Dragon Inn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3年,82分鐘
 演員:李康生、陳湘琪、苗天、、陳昭榮、楊貴媚

老電影院關閉前的一天,一位年輕的日本男子冒著大雨沖入其中。劇院很空,沒有一絲生氣,但裏面還是有些人,另外有些,或許不是人……一個身體殘疾的售票員和一個年輕的放映員,兩人雖然在同一家戲院工作,但卻從來沒有見過對方。直到戲院關閉前的最後一個晚上,售票員拿著壽桃,走進放映員的房間,裏面空無一人,售票員始終不甘心。她不斷在迷宮般的電影院裏尋找,依然未果。戲院裏的電影演完了,觀眾逐漸散去,年輕的放映員發現售票員沒有像通常那樣帶飯。戲院關門前播放的最後一部影片是三十六年前的一部電影《龍門客棧》,在觀眾席中坐著當年演劍客的演員,他看著自己當年的電影,開始哭泣……
 
他真的是不願離去的鬼魂嗎…… 
 節錄 – 不見不散蔡明亮
本文引用自 普莉希拉尋愛地圖 http://priscilla.bluecircus.net/archives/003097.html

◎超過寂寞的巨大感動
 
蔡明亮說《不散》是他所拍的六部半電影中覺得最滿意的一部,原因是「這個題材主動召喚」,然後水到渠成,並且彷彿將多年來對於「不見」這個主題做了總結。
 
《不散》以一家老戲院即將結束營業為背景,片中放映的是胡金銓導演的《龍門客棧》,提到了許多「老東西擁有很多熱情在裡頭」的部分,因為「人的本質的東西還在裡面。」
 
蔡明亮推崇「老東西」的程度,你幾乎可以說他「非常念舊」,正因為如此,對於即將「消失不見」的東西才會產生某種情緒,可是,蔡明亮的思考卻是「有些東西是不會不見的」,例如「老電影」所提供的感動可以無限期延續,而上一輩台灣導演如李行、白景瑞,甚至他常常提到在精神上受到楚浮的影響
 
儘管蔡明亮不斷面對中場離席的觀眾,面對漸少勇敢而有良知的片商,卻仍然繼續堅持拍片,原因何在?
 
「我不斷被拍片時眼前的景象所感動,那是超過寂寞的巨大感動。」



創作者介紹

殘酷的掌控。浪漫的無政府主義。法斯賓達

motionpictu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高雄阿冠
  • 那超過寂寞的。。。

    那超過寂寞的...
    許多人評介蔡導的影像,總在他寂寞和疏離的主題。祇說到這裡,其實也夠了。
    但只有作者自己才明白的,在寂寞之後,之外,更巨大的那些部份是什麼,在哪裡。
    創作的可貴,藝術的永恆價值,或許除了捕捉生命的片刻情狀,更在於持續不輟。
    那些,是遠遠超過寂寞的。
    我們自己,是否也能有所啟發呢?
  • motionpicture
  • 是的,在寂寞的背後存在著什麼?
    或許就是要那麼裸露.直接深入刺進觀者的內心,
    才可使我們從被大量聲光效果迷惑感官中跳脫出,
    重新看待人的本質以及寂寞...
  • 高雄阿冠
  • 電影創作的面與背

    寂寞與溫暖。大陸作家汪曾祺說。

    很適合說明關於電影的活動,狀態。創作者的寂寞,互動時的溫暖。
    當然,有時候也顛倒,創作時向內在自我取暖,互處時卻更顯寂寞。

    我想說的是,每個人都在各自的生活裡創作,能使人(作者)繼續下去的力量,除了不斷剝除,
    不斷趨近真實的內裡之外,更重要的還在賦予自己一個溫暖核心。持續創作。持續相信。在電影
    散場之後,仍有故事可說。
  • motionpicture
  • 在電影散場後 仍有故事可說
    我也這麼相信著